開關
    blab.jpg   加入了新版 Bloggerads 廣告
      為了避免影響排版而做了開關,開關在左邊喔
    Google 推文按鈕
        

本文引用自【一步一腳印】生命的可貴 全力搶救死刑狗
記者:王德愷     攝影:林煌賓    報導

www.tvbs.com.tw__ghost-20100606232543.jpg www.tvbs.com.tw__ghost-20100606232551.jpg www.tvbs.com.tw__ghost-20100606232605.jpg www.tvbs.com.tw__ghost-20100606232555.jpg


也許沒幾個人知道你很特別,但你想過嗎,會有另一個生命,無論你漂不漂亮、有沒有錢,牠都會愛你,看見你的特別,一輩子愛你。領養狗飼主裴凡強:「過來過來,乖,再來,狗就是你只要給牠吃東西,不管什麼環境,牠都會跟著你,人的話可能就複雜多了,當然兩個(感情)是不能互換的,感覺起來就是一種很純真、很自然的感覺。」

小斑想念主人,雖然主人沒有來接牠,牠和室友同住才12天,今天終於有機會「放風」出來曬太陽,雖然不是主人牽著,小斑還是很乖,搖尾吐舌咧嘴笑,不吝惜表達友善,被人養過的小斑,永遠看人是朋友。動保團體志工鄧巧玲:「因為牠們在這邊大概公告12天的時間內,牠們不見得有機會可以出來。」


太陽很暖,餅乾很好吃,牽小斑的志工很慈愛,但是心裡很傷。記者:「所以這不是今天要的幾隻?」鄧巧玲:「這是今天要做的狗狗,可是牠們平常是不太可能有機會放風的,因為數量很多。」記者:「所以今天是牠這2隻?」鄧巧玲:「沒有,還有,今天是10幾隻,今天算很少,最多就有到一下做100多隻。」


鄧巧玲:「有沒有機會跟你們一起去捕犬?看那些狗怎麼來的,我們好想了解一下,這些狗到底怎麼一回事?狗怎麼來的?」清潔隊員:「那都是人家報的,人家通報的,民意代表通報的,或者是說老百姓通報的。」


不久又有一車狗要送進來,這裡是桃園最大的動物收容所,也是全台灣唯一夠開放的動物收容所,已經努力做到乾淨公開,努力照顧好狗。所長:「還是以清潔隊,就是我們公務單位的捕捉佔比較大宗,大概佔的比例差不多有8、9成,那表示說大概還有1成,1成左右這個是民眾的棄養。」


但他只是個極無奈的公務員,亂丟亂生的街狗、沒人好好照顧的家犬,送生送死,最後都得由這個單位處理。所長:「因為我們在以前在獸醫系學習到的這些,都是要去救動物,都是要希望說解除動物的病痛,但是因為在我們動物防疫單位,那我們不得不要執行,我們獸醫師不太願意去做的事情(安樂死)。」


已經多逛了10分鐘,主人還是沒有來,小斑得回去了,下次曬太陽不知道什麼時候。鄧巧玲:「在那之前很衝突的時候,我只能告訴自己說,如果我不去做、我不去關心,那這些動物牠們的現況,就永遠沒有辦法得到改變。」


巧玲與Annie的這個動物保護團體,已經花了好幾年努力爭取與收容所合作,除了積極推廣植晶片,送養狗狗,也努力讓狗狗的最後一程真的夠安樂,騰出來的空間,讓更多狗健康地過12天。鄧巧玲:「因為我一直有一個信念,就是如果牠們活著的時候,沒有辦法給牠們一個家,幫牠們找到一個家,那我只能在牠們離開之前,讓牠們臨終前,能夠保有最後一點點的尊嚴。」


小斑被牽進房間,要被輕輕抱上床,會有人哄牠,小斑要睡覺了,小斑再見。動保團體志工Annie:「我覺得我覺得要堅持下去吧,因為永遠,如果大家都放棄了,那這些生命真的就是沒有辦法被外界看到,就只能在這邊靜靜的,進來的第一天,開始等等等,等到第12天,被執行安樂,沒有人會去看到牠們,牠們也沒有機會走出去。」


相濡以沫,人可能要很久才學會,小白、小黑不用教就懂,這是牠們一起度過的第3天,小白的兄弟謝謝收看了,小黑暫代哥哥的地位照顧牠,能一起度過最後9天,也是緣分。


牠們可以確定是完全無罪的生命,但是人類輕易要判牠們死刑,捕犬量太大,預算人力都太少,地方太小,狗兒被安樂死的期限,從7天延長到12天,每週還是得「送走」一批狗,才能讓犬隻維持基本的生活與健康品質。


死刑犯只要有一絲悔過的可能,就會有人權團體努力去幫忙,不能投票的狗兒,儘管無罪,就算再可愛、再年輕,也是唯一死刑,原來牠們是可以不用被生出來的。鄧巧玲:「我覺得我還是必須妥協的是,我們現在是活在一個人治的世界裡頭,人治的社會裡面,那如果我不接受這個動物被安樂死這個政策,我其實沒有辦法替牠們多做些什麼。」


誰生誰死,在這裡已經不是自然的生存競爭,多數狗兒都被人養過,很親近人,看見志工來拍照,努力爭取上鏡頭機會,因為照片被放上網,才有機會活命,最後攸關性命的選美,殘酷而安靜。動保團體志工:「你要幫我馬殺雞嗎?」


竭盡全力討好人,只希望能出去,這些都是被人養過的狗,怎麼會來到這個死牢呢?家犬沒植晶片上街亂跑,沒做結紮手術,生了小狗沒人養,這窩黑狗完全沒有迎接新生命的喜悅,12天後一起安樂死。


許諾一生,很多人會送昂貴婚戒,但對這些天使許諾,一生不需要鑽戒,只需要花5百元,給牠一張晶片,讓牠走失時,可以在茫茫人海中找回家。鄧巧玲:「如果有晶片,就可以回家。」


狗長大了,晶片會亂跑,怕入園時沒掃到,志工們有空時會再去每個牢房掃描晶片,當然也被狗咬過,但她們了解狗的警戒,只是因為命運坎坷。


這隻小黑狗身上有2個晶片,第一片缺了人名,第二片屬於愛狗老師賈鴻秋,賈老師過世了,牠又再度失去主人。Annie:「不行,等一下,乖乖,自己主人帶來丟的,而且主人也都知道,12天以後如果沒有人認領的話,同意牠安樂死。」記者:「那還帶來丟?」Annie:「其實這裡很多,上一週還有1個,就是他自己的就是母狗,然後不小心懷孕了,他連母狗跟小孩整窩帶來這邊棄養。」


你現在看影片時,這些狗狗都不在了,這就是學不會愛的萬物之靈所做的事,讓天使們被關在籠子裡,撲上牆吠,撲向人撒嬌,為自己爭取留在人間的機會。Annie:「因為你只有12天,12天如果你沒有找到(走失的狗),第13天就做掉了,對,所以晶片真的很重要,飼主教育也很重要,你的狗為什麼會在外面遊蕩被抓?」


為了等一個相愛的人類,牠們犧牲了自由,但是人類會挑剔,狗美不美?名不名貴?看自己高興,決定要不要愛牠們一輩子。Annie:「我相信每一隻狗都送得出去,而且都可以找到很棒的人,只是我覺得時間的問題,還有再者就是他們有沒有機會被看見。」


Annie是個老師,但週末都花在救狗上,說話簡短冷硬,但Annie的動作都是感情,Annie小學的時候撿過一隻小病狗,但是家裡沒能力養,只能丟回公園,到現在她都忘不掉這隻小狗。Annie:「但是我,其實我覺得這一隻狗給了我很大的啟示,因為我那時候沒有能力為動物做些什麼,但是我從那一刻開始,我就一直告訴我自己,就是有一天我有能力的時候,我會踏入這一塊。」


現在Annie有了能力,卻只有幾天的時間認識每隻狗狗,這些不會說人話的天使,Annie幫牠們照相、寫故事,放上部落格。Annie:「基本上我禮拜六回去以後,就是開始整理資料,然後盡量在禮拜天的時候,把所有資料都傳上去,上傳然後寫牠們的一些文章,因為我覺得早1個小時被看到,牠們又是多了1個小時的機會,所以我都是盡量把握這個時間。」


相遇、看見都是緣分,不管是在網路上或是真實世界,但這隻哈士奇已經不叫了,沉默凝視鏡頭,陰陽眼看不清自己的命運,狗兒的安靜格外令人心酸。Annie:「其實前半年是很痛苦的,因為我相信很多志工待不住的原因,都是這樣,那個心理壓力很大,因為你每一週來你就會發現,每一批的生命都不一樣了,上一週的走了,如果你下一週再來拍,全部都不一樣了。」


在網路上、電視上看牠們的故事,這些狗兒在用生命對你說話,當你看到這段影片時,也許牠們都不在了。Annie:「我們可以逃避,但是這些動物牠們睜開眼、閉眼,然後牠們沒有辦法去選擇,不去面對這樣的事實。」


Annie在彌補兒時的遺憾,每個月她花7、8千元電話費,連絡每一個可能收養狗的飼主,確定狗狗受到很好的照顧,2年來,他們幫80多隻狗狗找到新家,今天又有幾個飼主要來領狗,Annie很嚴格地盤問他們,家裡其他的狗會不會欺負牠?庭院有沒有圍籬?記者:「劃掉的時候,會不會感覺比較開心?」Annie:「對,牠們出來都很開心,但是等下再牽進去的時候,那個表情就不一樣了。」


Annie:「這是我自己個人的(紀錄本),這個是收容所的,但是我上面就會用一些標示註明說,這個認養人是不是一個很負責的認養人。」


萬物之靈其實也不會永遠失靈,Annie的紀錄本上用貼紙幫飼主評等,真的有五星級的飼主,從屏東開車來桃園領養狗,那隻狗被原來的主人開車載來丟,很怕上車,費了好一番功夫,才讓牠再上汽車,眼前這隻小米格魯,也需要加點勇氣,套著喇叭型的頸圈,看不見外面,太多困難橫在牠的生命中,也看不清新主人來了,也還很陌生,再去找一次愛,人或狗都需要勇氣。


Annie:「OK,要好好照顧牠。」飼主:「我知道,好,謝謝。」Annie:「他會好照顧牠的,他爸也很愛米格魯。」


這次鼓起勇氣,也許就能遇見特別的他,握起狗鍊,簽字承諾,這隻感冒生病的小天使,要跟新主人走了,米格魯與小男生要開始學習,互相照顧一輩子。Annie:「其實我們每一次看到一個生命,從這裡離開,然後過的是很開心的,10年或15年,那我覺得其實我覺得再多的壓力,或是再多的心情上的壓力,或是一些掙扎,我想我們都還是可以去克服的。」


送生、送死,無償地接受心情起伏掙扎,Annie、巧玲和其他志工,盼的只是一些善良緣分的發生。鄧巧玲:「要12天以後,然後這邊才會安排結紮手術,然後做完結紮手術之後,才會通知你們過來這邊帶。」領養狗狗飼主:「12天?是登記的12天?」鄧巧玲:「不是,是公告的12天,所謂公告12天,是指說牠被抓進收容所來。」領養狗狗飼主:「所以要看牠公告?」鄧巧玲:「對,看牠公告日期,還有這是我的麵包。」


即使每次都有生離死別,但只要有一點點可能幫狗狗找到幸福,她們都不肯放棄。飼主裴凡強:「其實我到現在都不敢肯定,我們的關係是什麼。」記者:「還在培養?」裴凡強:「對,但是牠會聽話,我覺得而且很親人,還滿愛撒嬌的。」


養了妮妮1個月,裴先生當初對牠有感覺,是因為看到AnnieBlog上的照片,妮妮很像裴先生過世的愛犬,所以跟家人商量,得到支持之後,裴先生從台北開車去看從沒見過的妮妮。記者:「所以後來就親自就因此就開了你的車,去領一隻跟你以前的狗很像的狗?」裴凡強:「而且最主要也是真的,我不想要,我說不要的話牠就會死。」


但是到了現場,發現妮妮跟愛犬不是很像,剛剛被退養,籠上掛著狗瘟的牌子,Annie告訴裴先生,妮妮應該會儘速被處理,2年沒養狗的裴先生不忍心,馬上把這隻6歲的老狗領走。裴凡強:「我第一次養成犬,不一樣的感覺,我很想知道牠的過去。」


原本的主人沒給牠晶片,找了好幾家醫院,才有醫生願意收治狗瘟的狗,裴先生當然花了不少醫藥費,上班空檔還抽空去看妮妮,Annie也曾經專門從桃園來看牠。裴凡強:「再牽到一隻狗的感覺,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這樣,就想真的很奇妙吧,網路這種東西。」


現在的妮妮很會撒嬌了,小命撿回來,還成為血清狗,能幫助其他狗瘟的小狗,也能陪裴先生跑步運動,但妮妮不會講話,無法告訴裴先生牠的過去。裴凡強:「牠可以陪我跑步,跑步本來很無聊,牽著狗跑還滿好玩的。」記者:「所以現在出門都會帶牠?」裴凡強:「跑步的話會帶牠,而且路上的人說牠可愛的時候,還滿有成就感的,主人的小虛榮心。」


記者:「如果牠會說話,應該會告訴你牠的故事吧?」裴凡強:「牠應該不想講了吧,人類太殘酷了,對不對。」


誰沒有過去,但重要的是未來。記者:「所以你覺得你會照顧牠一輩子?」裴凡強:「那是一定的。」


妮妮已經不是過世愛犬的替身了,牠就是獨一無二的牠自己,跟主人重新認識,互相許諾好好相待,也許沒幾個人知道你很特別,但你想過嗎,會有另一個生命無論你漂不漂亮、有沒有錢,牠都會愛你,看見你的特別,一輩子愛你,不管過去牠多傷心,給牠機會,牠還是很敢承諾的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inyoureyes = 在你眼中

小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proync
  • 前幾天才看到一個文章
    說德國不處死動物的

    希望台灣也能慢慢走上這個軌道呢
    祝福這些狗狗了
  • 恩...
    這種極端行為
    對於什麼是犯罪都不知道的狗狗
    代價太大

    希望和平的這天早日來臨

    小布 於 2010/07/25 10:1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